贺州在线是贺州的地方门户网站,网站开设聚人在贺州、贺州指南、贺州民生、贺州新闻、贺州天气预报、贺州美食、贺州生活、贺州旅游等频道,更多精彩尽在贺州在线属于贺州的本土网站。
首页 > 人物 > 告别银行贷发行“公路债”——政府收费公路融资迎颠覆性改革

告别银行贷发行“公路债”——政府收费公路融资迎颠覆性改革

2018-01-12 15:53:53 来源:贺州在线 标签:中央 专项 政府

  新华社北京01月12日电题:告别银行贷发行“公路债”——政府收费公路融资迎颠覆性改革新华社记者赵文君、刘红霞、申铖财政部、交通运输部12日联合对外发文,决定今年在政府收费公路领域试点发行收费公路专项债券,审计署审计长胡泽君报告了2016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情况,这样的债务余额意味着什么?“相当于政府还贷公路每收10元通行费,有7元需要支付给银行等债权人用于偿还债务利息,其中不包含偿还债务本金支出,赤字1.4万亿元:财政政策更加积极有效决算报告显示,2016年,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总量为73680.68亿元,支出总量87680.68亿元,2018年,政府还贷公路的利息支出为1278亿元,占1811亿元通行费收入的70.6%,与上年11200亿元赤字相比,2016年中央财政赤字规模的扩大,凸显积极政策的加力增效。

  ”王燕弓说,决算报告显示,2016年中央税收收入65669.04亿元,仅比上年决算数增长1.5%,相对全面营改增后调整的预算安排则是负增长,原先政府“贷款修路、收费还贷”的模式无法为继,必须开辟新的融资渠道,满足全国所有收费公路的建设需求,积极财政政策发力的另一形式是增加开支,按照国家公路网规划,到2030年,我国将建成11.8万公里国家高速公路网,另规划1.8万公里远期展望线,基本实现高速公路对城区20万以上人口城市的全覆盖。

  审计报告认为,一大亮点是民生保障持续加强,其中全面脱贫攻坚,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超过600亿元;深化创新驱动,中央本级科技、教育支出分别增长8.4%、6.6%,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高级工程师杨建平说,由于经营性公路对投资回报的要求,在公路建设经济效益偏低、但社会效益非常高的地区和路线,依然需要依靠政府出面,通过依法发行专项债券的方式筹集收费公路建设资金,就是开“前门”补融资缺口,七成支出转地方:转移支付管理仍待加强决算报告显示,2016年,中央对地方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59400.70亿元,发行收费公路政府专项债券,会给公路建设带来什么影响?试行办法明确,收费公路专项债券资金专项用于政府收费公路项目建设,优先用于国家高速公路项目建设,重点支持“一带一路”、京津冀协同发展、长江经济带三大战略规划的政府收费公路项目建设,这意味着,2016年中央支出总量中,实际有近6万亿元转给了地方,占比约七成。

  ”王燕弓表示,与以前政府还贷公路“修多少路,贷多少款”的方式相比,未来政府收费公路是按照“发多少债,修多少路”的方式发展,两者在规模控制方面有着本质的区别,审计报告提出,目前看,转移支付管理还不完全适应改革要求,应从四方面加强,根据试行办法,收费公路专项债券资金不得用于经营性收费公路,也不得用于非收费公路项目建设,不得用于经常性支出和公路养护支出,也不得用于偿还存量债务,如一般性转移支付的7大类90个子项中,仍有66个具有指定用途,“有利于降低偏高的融资成本、合理控制债务规模、有效防范债务风险,还可以大幅降低收费公路投资门槛,将动辄几十、上百亿的巨额投资化整为零变为专项债券,吸引包括中小投资者在内的更多社会资本投资公路基础设施建设。

  如去年上报的94个专项转移支付中,84个未明确实施期限或退出条件;部分专项清理整合不到位,仍按原渠道、原办法分配和管理,算好收费公路发展细账“和收费公路总体债务相比,发行债券只是杯水车薪,如财政部、发展改革委在其管理的专项转移支付中,设立水污染防治等4个相同或类似专项,分别安排预算276.8亿元、80.7亿元,收费公路背后的主要支出是刚性的,债依然要还,路依然要养,如有27个专项年初预算2023.11亿元全部未细化到地区,有29个专项预算未提前下达地方;发展改革委分配国有工矿棚户区改造等4个专项时,存在同一地区适用不同区域补贴政策等情况。

  “一旦收费标准突破连利息都无法支付的警戒线,需要借新还息时,收费公路债务雪球将会越滚越大,失去控制,决算报告显示,截至2016年末,我国地方政府一般债券余额、专项债券余额和非政府债券形式存量政府债务余额合计153164.01亿元,控制在全国人大批准的余额限额171874.3亿元以内,从2018年收费公路统计公报看,当年收费公路整体债务风险可控,但由于存在收支缺口4143.3亿元,大量债务需要依靠举借新债偿还,这会使未来的偿债压力逐年加大,这意味着,截至2016年末,我国中央和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27.3万亿元”王伟说,债务风险的关键在于收费期限,只要收费期限能符合实际需要,收入覆盖管养成本、利息后还具有还本能力,最终实现债务清偿的问题不大。

  不过,胡泽君指出,当前也要警惕部分地方政府债务增长较快,有的还违规举债,有没有解决公路建设的巨额债务与发展资金、促进公路可持续发展的治本之策?“十三五”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规划明确提出,完善收费公路政策,逐步建立高速公路与普通公路统筹发展机制,此外,7个省、6个市和5个县本级2015年以来,通过银行贷款、信托融资等形式,违规举借的政府承诺以财政资金偿还债务余额有537.19亿元,尽快修订完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,张少春表示,财政部门已出台进一步举措强化地方政府债务管理,如组织全面清理整改不规范的政府融资担保行为,加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管理,建立跨部门联合监测和防控机制,大力推进举债融资信息公开,保持对违法违规融资担保行为的查处问责力度,并规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(PPP)模式运用,严控PPP项目支出责任规模,切实防范隐性政府债务风险。